【剥掉的牛仔裤之送货上门】【作者:深绿之时】   人妻小说 
字数:74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最近两年,在我和我老婆朱* 红身上连续发生了几件不幸的事情,都和性有关。一件是我网络约炮,却误中圈套,牵连到老婆先后被同事强暴,不仅如此,她更被长期经营色情行业的小混混胁迫、不得不当了几个月站街女,以外资高管的身份接客;另一件是我在玩换妻游戏时被人摆了一道,自己没睡成别人的老婆,反将自己老婆拱手奉上,过程中老婆遭到百般蹂躏,此后彻底沦为色狼们招之即来的玩物。

  这两件事情对我们身心伤害很大,老婆被人轮奸,我在约炮事件中竟然也被爆了菊,最令人接受不了的是,那些家伙还拍下朱* 红受凌辱的照片和视频,加以要挟,以此达到长期霸占我老婆以及使我们不敢声张的目的。

  为了摆脱这个噩梦,我们选择了辞职、搬家和更换所有的通讯方式,这才渐渐回归了正常生活。然而朱* 红注定在劫难逃,不久前居然在学车时被教练强奸,又一次成为别人胯下的泄欲工具。

  算上最近的这一次,我老婆已是第四次被摧残了,这些色魔采取的手段赫然都是先设局、再捆绑奸淫、最后拍摄威胁,恰恰命中软肋,令我们忍气吞声。后三次我都给大家分享了(参见本系列其他拙作),现在说说第一次:2010年5月份,有天晚上,老婆告诉我第二天也就是星期日要去海宁出差。

  海宁有老婆公司的一家上下家关系的服装厂,而朱* 红又是公司的经理,出差属于家常便饭,我自然没多想。然而,星期天下午我接到一条陌生的短信,让我加一个QQ好友,我一开始以为是诈骗短信,没理睬,不料紧接着手机又响了,一条新的短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想了解你老婆朱小姐在海宁遭遇了什么吗?加我QQ……」,我回复过去:你是谁?对方没有回应,出于好奇,我加了短信里的那个QQ号码为好友,对方的昵称让我隐隐不安起来,昵称是强暴者。
  坐在家里的书房,我打开电脑,点开QQ,给强暴者的对话框里发了一个问号,结果很快有了回应,强暴者请求视频聊天,我没有安装视频头,但还是通过了请求,这意味着对方看不见我,而我能看到对方的动态画面。

  视频很清晰,看得出对方的视频头分辨率很高,不过令人奇怪的是按照画面角度来看,这个视频头不是像通常网友间视频聊天那样放置在电脑前,而是仿佛悬挂在一个室内的墙上,镜头以半俯拍的角度对着45度角下方的一大片区域,有点类似于安装在天花板或墙上的监控探头,视野非常清楚,可能是开着灯的缘故,尽管是室内,颜色呈现相当分明,看来对方经过了仔细地调试。

  到目前为止,我依然无法确定对方要给我看什么,只知道同我老婆有关,而从看到的画面来判断,这应该是一个规模不大的服装仓库,旁边堆着一些加工的衣服和布料。

  正当我猜疑不定之时,画面外传来铁门开启的声音,接着是凌乱的脚步声,对方还真是准备充分,不仅有清晰的画面,连麦克风都有。

  进入画面的是三个男的和一个女的。男的我都不认识,其中一个身材矮胖,大约50多岁,戴一副墨镜,穿着深色T恤和长裤,貌似是老板,还有两个一看就是小工,20岁出头,体型偏瘦,一个赤膊,皮肤黝黑,一个穿着白色的汗衫,俩人都是平角短裤和拖鞋,第一眼的印象,这三人都是其貌不扬。

  再看被三人夹在中间的女子,我顿时大吃一惊,赫然是我老婆朱* 红。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衣,下面是一条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灰色的板鞋,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是被反绑着押进来的。

  只见朱* 红头发凌乱,双眼被一条丝巾蒙住,在脑后打了一个结,嘴里也塞了什么布条,唔唔地说不出话来,最醒目的是有一根灰褐色的细麻绳两头从她后颈伸出,在她双臂绕了很多圈,将她两只手反绑在背后,而随着她的走动,我又发现还有一条相同规格的麻绳绑在了她两条大腿上,中间仅留很小的空隙,使朱* 红走起路来根本迈不开腿,只能慢慢地挪动。

  「不是去出差吗?怎么变成被绑架了?」我完全搞不明白状况,对着耳麦大声叫嚷:「喂!你们要干什么?」

  怎奈,对方似乎根本听不到我的声音,想来是关闭了音频接收,这时我忽然意识到,原来他们只是想让我看一场戏,一场我老婆朱* 红为女主角的戏,可能,这场戏还是以强暴为主题的。

  朱* 红显然之前有过一番挣扎抵抗,不光披头散发,衣服也很乱,衬衣上甚至还掉了两个纽扣,半个胸都露了出来,里面深蓝色的胸罩清晰可见,不过她怎么可能是这三个男人的对手,被制服后捆绑手脚任人摆布也是注定的结局。
  仓库中间有一根圆柱子,在老板的指挥下,两名小工顺利地使朱* 红背靠柱子,然后又找来几根绳子,分别穿过朱* 红的胸、腹、小腿,将她和柱子牢牢地绑在了一起,绳子绑得很紧,朱* 红丝毫难以动弹,只有喉咙发出模糊不清的喘息声和画面里不停起伏的胸口,看得出徒劳的抗拒耗费了她大量的体力,此时已是筋疲力尽。

  把朱* 红绑在圆柱上之时,小工的手极不老实,总是划过朱* 红的乳房和大腿内侧,纵然有衬衣和牛仔裤隔着,但敏感部位被摸到依然使朱* 红拼命扭动身体想躲避侵犯,不过浑身缠绕的绳索彻底打败了她的抵抗。

  老板绕到柱子后面,探出双手,抓住朱* 红衬衫的衣襟,猛地往两边一撕,剩下的纽扣霎时间全部脱落,朱* 红前胸顿时敞开,仅存蓝色胸罩护住上身的隐私部位,不过这只能维持片刻,老板毫不停顿地用手扯住胸罩两个罩杯之间的连接部,用力向外一扯,随着胸罩被扯离躯体,朱* 红的上半身近乎完全赤裸,只有两边分开的衬衫和胸前一条项链,两个白皙的乳房完整地暴露在空气中,而那鲜红蓓蕾般的乳尖更是傲然挺立。

  两个民工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场面,薄薄的短裤里早已按耐不住撑起了帐篷,他们不由分说走近朱* 红,一左一右用嘴吮吸起朱* 红的乳头,朱* 红双目不能
视物,但发生的一切均与她身体有关,此时双乳被侵犯,无奈连躲避的能力都没有,只发出了嘶哑的叫声。

  而那矮胖老板并未从柱子后面走出来,可他的手却没闲着,而是往下移去,摸到了朱* 红的大腿根部,在牛仔裤前门襟的铜制拉链处轻轻地来回点触,刻意地停留在拉链尽头下的牛仔裤裤缝上,那里正对着朱* 红的阴部,胖老板的另一只手,已经开始解朱* 红牛仔裤腰间的皮带搭扣。

  通过视频画面,被蒙住眼睛的朱* 红实在狼狈不堪,她的嘴里塞着布条根本说不出半个字,长发凌乱地散开着几乎遮住她半张秀丽的脸庞,朱* 红被细麻绳缠绕着双臂反绑着,还有一根麻绳缠在她两条大腿上,白衬衫被撕开,胸罩早不翼而飞,白皙的胸前被两个民工一左一右地舔着乳头,而她的下半身,腰间的皮带已经被解开,牛仔裤的拉链也拉到了最下面,牛仔裤松松垮垮地敞开着前门襟,露出里面黑色印红花的三角内裤,胖老板的手正伸在朱* 红的内裤里用手指插她的阴部,内裤里因为多了一只手,裤上沿被最大限度地往下压,阴毛一览无遗。被人如此玩弄的朱晨红手脚都被牢牢捆绑,更加上三根绳子将她禁锢在柱子前,使朱* 红失去了任何挣扎的可能性,只能任凭三个男子在她身体上任意凌辱。
  这一切,我隔着网络尽收眼底,强暴者没有信口开河,他们真的在海宁强奸朱* 红!

  当然,真正的强奸还没有开始,这三个男子目前仅仅是在亵玩朱* 红的身体,在他们的摆弄下,近乎半裸的朱* 红气喘吁吁,如待宰羔羊,眼看着居然被撩拨地慢慢达到高潮,胖老板伸进朱* 红内裤里的手赫然沾满了朱* 红阴道里流出的淫水!

  胖老板将手在朱* 红的牛仔裤上擦了擦,淫水在牛仔裤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迹,镜头前居然还闪闪发光。

  「朱小姐,你和你们公司老板上床的时候,是不是也和现在一样淫荡呢?」胖老板不怀好意地问。

  我脑袋一下子懵了,胖老板说的难道是真的?

  赤膊的男子好奇地问:「这婊子还和她老板上床?」

  胖老板哈哈大笑:「你们不知道吧?她还跟好几个服装厂的老板上过床!逼多半给操烂了,不然哪来这么多水?」

  一定是他们在造谣,遭到强奸也就算了,在他们嘴里,朱* 红竟然成了人尽可夫的娼妓,我无论如何都不信!

  穿白汗衫的小工看起来也不怎么相信,他看了看朱* 红半裸的身体,说:「这女的好歹也是个白领,据说还是经理,怎么可能还跟服装厂老板上床?生意上服装厂不是还要求着她吗?」

  胖老板淫笑着回答:「一开始我也不信啊!正好其中有个老板和我是朋友,一次给我看了手机里存的照片和视频,我才知道,原来是他们请她吃饭,轮流灌酒把她灌醉了,然后就开了房间,轮流上了她……」

  见两名小工还是将信将疑,胖老板索性一把掏出堵住朱* 红嘴的布条,「让她自己说,这是不是真的!」

  恢复了说话的能力,朱* 红第一反应是大叫,胖老板冷冷地看着她,说:「这个仓库隔音效果很好,你再叫也没人听得到,省点力气吧!」

  朱* 红镇定了一下情绪,看看周围,知道眼下一场羞辱是免不了的,口气放软说:「生意上的事情,价钱好商量的,没必要这么做吧?」

  胖老板恶狠狠地说:「我就喜欢这么做,你能把我怎样?谁叫你老是压我的价格,现在知道老子不是好惹的了吧?」

  「你就不怕完跑报警?」朱* 红语气也变得硬起来了。

  「笑话!」胖老板不屑一顾,「他们把你灌醉后轮奸了你,也不见你报警,我可以学学那几位老板,拍下你的裸照,如果你报警就给你上网,看你以后怎么有脸见人!」

  朱* 红顿时哑口无言,两个民工笑道:「果然是真的!」

  胖老板又说:「朱经理,其实我也没想怎么伤害你,就是要和他们一样,手里有你的把柄,以后做生意由我定价。」

  赤膊的小工好奇地问:「朱经理,你到底被几个老板操过?」

  这么羞耻的问题,朱* 红哪里肯回答他,别过头去不理睬。

  「不回答是吗?」赤膊的走近朱* 红,一手将她的内裤往下扯,紧接着伸出一根手指插进了朱* 红的阴道,开始在里面搅动起来。

  朱* 红「啊」了一声,拼命想躲闪,竭力转动身体希望小工的手指能滑出来,可惜几根缠绕她身体的绳子令她的努力变得徒劳无功。

  「说不说?」小工的手指搅动得更加起劲。

  「我说……」朱* 红被折磨得难以自持,唯有低头,「五个……」

  胖老板忽然问:「听说最近他们又要你去,说这次玩一次嗨的,有没有这回事情?」

  朱* 红犹豫不决,小工加快手指的频率,朱* 红顿时放弃抵抗,边娇喘边回答:「是10月5日,他们要我去安吉。」胖老板追问:「去安吉干什么?」
  朱* 红的阴道已被玩弄得体液不断流出,无奈之下再不讳言:「说是请我去旅游,其实是要我过去……陪他们上床。」

  白汗衫小工哈哈笑道:「说了半天,朱经理是主动上门提供操逼服务啊!」
  让朱* 红说出如此羞愧难当的粗俗之语,可见此刻她的境遇是何等的窘迫不堪!

  在胖老板的指挥下,两个小工从立柱上解下朱* 红,将她的身体放倒在仓库中央一块脏兮兮的垫子上,然后松开束缚她双腿的细麻绳,不顾朱* 红的反抗,将她紧绷绷的牛仔裤用力脱下一个裤管,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棍,小工分开朱晨红的双腿,将她两个脚踝分别用绳子固定在棍子的两头。

  此刻,朱* 红仰面躺在布垫上,双手被麻绳反绑住压在身体下,白衬衣向两面解开着,没有胸罩的前胸毫无遮挡,右腿小腿处缠着那条线蓝色紧身牛仔裤,左腿光溜溜的,双腿因为被绑在木棍两头,所以尽可能地分开着,她的内裤已经褪到了大腿上,阴部完全露在外面,而浑身上下还算完整的是脚上的短丝袜和板鞋。

  胖老板抬头向探头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一步跨进由朱* 红双腿和木棍构成的三角区域,缓缓地解开自己裤子上的皮带。

  两个小工识时务地一个找来美工刀割开朱* 红的内裤,另一个则将几件服装样品塞到朱* 红的臀部下,垫高她的阴部位置。

  胖老板满意地点了点头,望着地上任人宰割的朱* 红,「朱经理,我是第六个。」

  他脱下裤子,露出黑乎乎的生殖器,俯下身去,趴在朱* 红身上,随后挺了挺腰,将阳具插进了朱* 红的阴部。

  朱* 红一声低低的哀鸣,她的双手双脚都被麻绳牢牢地绑住,对于如期而至的强奸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

  胖老板一次次地抽插着朱* 红的阴道,边插边说:「不要急,我完事后,这两位兄弟也要尝尝朱经理的味道。」

  朱* 红双腿分开的程度非常契合别人生殖器的进入,再加上被绑在柱子上的时候已然被三个家伙的手指玩弄得阴部充盈液体,此时胖老板在她身体上的任意驰骋显得毫不费力。

  而与此同时,两个小工竟然开始脱朱* 红的板鞋和短丝袜,这两个变态的家伙赫然连朱* 红的脚都不肯放过!

  三个不知名的男子对朱* 红的轮奸,才刚刚拉开序幕……

  朱* 红完全没想到,简简单单的一次出差,得到的却是这样悲催的下场……本来是高高在上的去检查工厂质量,到头来变成自己送上门去被玩弄,非但搞得自己在三个陌生人面前被剥得赤条条的,还浑身上下绑得如同粽子一般,摆明了别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更加上无奈之下朱* 红还亲口承认了先后同自己的老板、五个服装厂业主发生性关系,虽说是迫不得已,但其中情节已与卖淫的婊子无异!问题是,卖淫还有嫖客给的钱,朱* 红遭受轮奸除了被拍下大量裸照相威胁之外,居然什么也没得到!

  胖老板一次又一次地抽插着朱* 红的阴道,朱* 红是完全无法抵抗的,她的板鞋和短丝袜都扔在了地上,两个小工不断地舔着她温润滑腻的脚底,这份刺激使朱* 红瞬间达到高潮,发出一声声的娇喘声,即使手脚绑住了,却还在扭动腰肢配合着胖老板的冲刺动作。

  不久,胖老板一声低低的呻吟,伴随着身体往前一撞,显然是将所有的精液都射进了朱* 红的阴道,望着胯下无比屈辱的朱* 红,这个女人一个多小时前还穿着入时地在居高临下地指责他服装做工不好,转眼之际就被绳捆索绑剥光衣裤推倒在脏兮兮的仓库地板上,被迫摆出最性感淫荡的姿势听凭他玩。

  「轮到你们了,玩得慢一点,我好拍照。」胖老板依依不舍地站起身,让出了朱晨红双腿之间的位置。

  「不要……拍照……」地上的朱* 红想阻止,她对遭受轮奸的境遇已经认命了,唯一的希望是这三个人在她身上发泄完性欲后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留下赤身裸体的照片等于留下把柄,今后必定会被如法炮制,少不了又要定期送上门来受摧残。

  胖老板冷笑:「这可由不得你了,你以为自己还是穿着衣服那会儿吗?」
  这话听起来特别伤到朱* 红的自尊,她的衣服早已零散一地,牛仔裤虽然缠在脚踝上却跟没穿一样,就连鞋袜都被剥得精光,双手反绑、双腿被绳索大大分开的她哪里有资格向施暴者提什么要求?

  白衬衣的小工从地上捡起朱* 红破损不堪的内裤,擦了擦朱* 红阴部外面精液和爱液混杂在一起的浑浊体液,扔掉内裤,一面揉搓着朱* 红的双乳,一面脱掉自己的裤子,继胖老板之后,第二个将生殖器插进了朱* 红的阴道。

  「咔嚓」一声,胖老板手机里相机的闪光灯亮了一下,将一幅朱* 红被强奸的画面记录了下来。

  「对了!11月1日我在平湖的工厂,你找个借口来一趟,我有几个兄弟,让他们也玩玩你。」胖老板语气仿佛在下命令。

  朱* 红忍受着小工的奸淫,听到胖老板的话语,想到以前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人竟然在得到了自己的身体后,还惦记着兄弟,这份气恼简直无法排解。
  「为什么?」朱* 红想不通,轮奸再怎么样也是犯罪,哪有到处推广之理?
  「呵呵,我也不瞒你,我要同他们谈点小生意,借朱经理的身体用用。」胖老板现在也不讳言。

  朱* 红听了差点晕过去,这人强奸了自己不算,还要把她当作卖淫小姐去款待生意场上的客户,她想抗争,却又一次在小工的侵犯下使自己的身体冲向了高潮……

  朱* 红被捆绑的裸体很快让穿白衬衣的小工射精了,后者特意拔出生殖器,将精液都射在朱* 红赤裸的小腹上。

  不容朱* 红有稍稍喘息的时间,等候多时的赤膊小工一把推开白衬衣的同事,也顾不得朱* 红下体此时狼藉一片,迫不及待地脱下裤子,把生殖器狠狠地插入朱* 红的阴部。

  这是今天的第三个!

  经过先前胖老板和白衬衣小工的抽插,朱* 红的阴部上混合了两名男子的精液和她自己源源不断流出来的爱液,这种状态使第三名小工的插入完全没有阻力,在朱晨红的身上,赤膊的小工竭力抽动着,不用猜,长这么大,这家伙从来没品尝过大城市女人的味道。

  短短的时间内,朱* 红从高冷的女经理沦为被捆绑剥光的性奴隶,被轮奸的遭遇使她陷入精神崩溃的边缘,她发出了充满屈辱的尖叫,叫声回荡在空荡荡的仓库里……

  「12月份我打算回长沙一趟,你跟我回去,顺便让我几个兄弟尝尝鲜!」赤膊小工边强奸边命令,「飞机票钱,你出!」

  天呐,这三个家伙竟然把朱* 红当做人尽可夫的性工具了,自己发泄性欲不算,还代她接了好几单皮肉生意,不仅收不到钱,还要倒贴路费。

  没有丝毫抵抗力的朱* 红唯有默默答应,不然的话,恐怕她裸体被轮奸的照片就会在网上传得铺天盖地。

  到目前为止,朱* 红已经被迫答应了三次赴外地接客的任务,而现场的轮奸依然还没结束,三个家伙轮番抽插着朱* 红的阴道、亵玩着她的身体敏感部位,还千方百计地询问着朱* 红各种极端羞耻的问题强迫她必须回答。

  赤膊小工:「说!老子现在摸的是你什么部位?」

  朱* 红:「……」

  赤膊小工:「不说?我再摸摸?」

  朱* 红:「啊!不要!」

  赤膊小工:「不要停是吧?就知道你淫荡!说不说?」

  朱* 红:「我说,我说!是乳房……」

  赤膊小工:「是朱经理的乳房吗?」

  朱* 红:「是我的乳房。」

  ……

  白衬衣小工:「嘿嘿,那我现在插的是哪里?」

  朱* 红:「你们这样太过份了!」

  白衬衣小工:「刚才他问你,你就老老实实回答,我问你,你说我过份,看不起老子?快说!」

  朱* 红:「阴道。」

  白衬衣小工:「嘿嘿,朱经理的阴道吗?」

  朱* 红:「是的,我的阴道。」

  白衬衣小工:「朱经理每个月例假是哪天来的?」

  朱* 红:「月初。」

  捆绑、亵玩、轮奸,多管齐下,朱* 红已经被调教得言听计从,基本上三个家伙说什么她就听什么、照单全收。

  胖老板:「朱经理,我好像发觉你一直穿牛仔裤,是什么原因?」

  朱* 红:「我喜欢穿牛仔裤。」

  胖老板:「可你知道吗?我就喜欢把穿牛仔裤的女人绑起来操!」

  朱* 红:「……」

  三人都在朱* 红阴道里射了精,此时意犹未尽,把朱* 红拉起身命令她跪在地上帮他们口交。

  朱* 红双手反绑在背后,被胖老板按住头,脸贴在胖老板的胯下,唯有张开嘴含住胖老板的阳具,被迫吮吸起来,两个民工在她身上到处乱摸,被剥得精光的我老婆就这样在极度屈辱的状态下竭力承欢了一天一夜,她用身体不断取悦着眼前三个以前对我老婆而言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同样不断突破着自己淫贱的尺度。
  网络直播到此结束了,但对我老婆的轮奸直到画面消失的那一刻都还没有画上句号。

  我一直在猜测胖老板让我亲眼目睹老婆遭受轮奸的直播视频的真实动机,毕竟假如我始终蒙在鼓里有利于他们更安全地控制朱* 红,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让胖老板这么有恃无恐呢?

  不过呢,这让我了解到一个无情的事实,老婆被人轮奸并非只追溯到2010年,此前还有!至少她还被客户迷奸过,至于和公司老板是不是出于自愿还需要进一步推敲。

  而胖老板网络点对点直播的这段视频倒是的确精彩,我小心翼翼地保存在电脑里。

  本来说好当天来回的,结果那个星期日的晚上老婆没有如期回家,她是第二天下午回来的,等我下班,发现朱* 红已经把牛仔裤洗了。

  我猜,老婆穿回来的时候,牛仔裤上一定沾满了民工们的精液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